推广 热搜: 数控车床  石墨冷凝器  铣床  带锯床  钻床  锯床  石墨换热器  环保  加工中心  手扶压路机参数 

甚至“偶尔”不小心射伤她的手臂脖子之类的。而她只能咬牙忍受

   日期:2021-04-21     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寂静无声中,草果子的模样活像个天大的讽刺,映着蔡霖划花的脸,恐惧的眼泪,映着沈妙颔首以立,姿态淡然。她收回弓,弯腰拾起地
 寂静无声中,草果子的模样活像个天大的讽刺,映着蔡霖划花的脸,恐惧的眼泪,映着沈妙颔首以立,姿态淡然。
 
她收回弓,弯腰拾起地上的草果子,瞧了一眼蔡霖,忽而笑盈盈道:“你输了。”
 
她本来就长得有些嫩气,今日从头至尾都显得过分沉静,却让人忽略了她的年龄。如今盈盈浅笑,忽而就有几分天真起来。众人细细打量,却觉得原先的愚钝并非愚钝,这小姑娘竟然长得明眸锆齿,颇有几分雍容的华丽。
 
蔡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他脸上还有方才划伤未擦干净的血迹,而眼泪扑簌簌的掉下来,将血迹晕开,整张脸花一块红一块,狼狈的狠。而他此刻也顾不上什么面子了,只是看着沈妙,眼神充满了恐惧。
 
沈妙挑眉,似乎终于知道害怕了,怕了就好,杀鸡儆猴,日后身边这些蛇虫鼠蚁,总归要安分些。
 
下人们忙把吓得软了腿的蔡霖扶下台去。而那负责校验的校验官走到沈妙身边,结果被箭矢穿的满满当当的草果子,惊讶的问:“沈姑娘从前也曾习过步射?”
 
不仅要准头好,拉弓手上力气也不能松。沈妙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,拉的如此娴熟,更何况最后一支箭大家可看的清楚,蔡霖吓得软倒下去,而沈妙在蔡霖动弹的情况下还能射中草果子,那不是不令人惊讶的。
 
习过?沈妙微微侧头,陷入沉思。
 
那是她去秦国当人质的第一年,秦国皇室无论是公主还是皇子都喜爱欺辱她,看着她这个皇后受辱似乎是一件极有趣的事,偏偏她还不能发火,因为那时候秦国正在借兵给明齐。
 
那些公主皇子发明了一种新玩法,便是如今日校验场上蔡霖立下的这样规矩。换着人来顶草果子。那些秦国皇室在她顶着靶子的时候,故意射乱她的头发,射烂她的衣裳,甚至“偶尔”不小心射伤她的手臂脖子之类的。而她只能咬牙忍受。
 
那时候,每夜每夜,她都在自己屋里,小心翼翼的竖一个靶子,勤奋的练习,她将那些靶子当做伤害过她的人,练得认真,射的努力,终于也能百发百中。
 
可到了白日,轮到她射箭的时候,她仍旧会故意射偏,或是无力拉开弓。没办法,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,她必须活着回到明齐,才能见到婉瑜和傅明。
 
那样让人吃力的活法就这么持续了整整一年。今日蔡霖再提起,突然就让她回到了那些屈辱的日子,今生她没有任何把柄在别人手上,自然是想杀就杀,想射就射。要不被束缚的生活,谁惹了她,她就狠狠地还回去。蔡家敢拿沈信说话,就让他们怕的自己闭上嘴!
 
这才是她应该做的。
 
她微微一笑:“曾见过兄长在院中勤练,见得多了,依葫芦画瓢,倒没料到今日歪打正着。”
 
直把台下的蔡家夫妇气了个人仰马翻。自己儿子曾是步射一甲,今日非但一个也没射中,还当众出了丑。沈妙说不过是依葫芦画瓢的第一次拉弓,就射中了草果子,这叫什么糊涂事?
 
“啪、啪、啪。”清脆的鼓掌声响了起来,众人回头,恰见着豫亲王拍手:“果真不错。”
 
沈妙瞥了他一眼,却未做声。
 
校验官朗声道:“步射一门,还有别人可要挑战的?”
 
这一局自然是沈妙胜了,别的人自然也能上来跳帧沈妙。若是无人挑战,沈妙便是当之无愧的一甲。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积分换礼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