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广 热搜: 数控车床  石墨冷凝器  铣床  带锯床  钻床  锯床  石墨换热器  环保  加工中心  手扶压路机参数 

早已被她抛之脑后,甚至希望蔡霖用自己的一条性命成全沈妙的恶名

   日期:2021-04-21     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台上台下,所有的人都凝固成一个静止的画面。打破这画面的是蔡霖,他伸手摸了摸左脸颊,那一处被刚刚的箭矢划擦而过,显出一点殷
 台上台下,所有的人都凝固成一个静止的画面。
 
打破这画面的是蔡霖,他伸手摸了摸左脸颊,那一处被刚刚的箭矢划擦而过,显出一点殷红的血迹来。
 
所有人都惊呆了。
 
沈妙竟然真的敢射,不是在半途中就让箭矢停下来,也不是故意射的老偏,她离草果子说近也不近,说远也不远,却偏偏擦着蔡霖的脸颊而过。
 
蔡霖高声喝道:“沈妙你做什么!”话音未落,第二支箭矢已经带着劲风扫来,不偏不倚的擦着他右脸颊而过,蔡霖顿时感到右脸颊一阵火辣辣的疼,伸手一摸,赫然发现正是一抹血迹。
 
他几乎已经快疯了。不可置信的瞪着沈妙,蔡大人也很想制止,可是豫亲王还坐在前面,他怎么也不敢动。
 
任婉云一下子站起身来:“五姐儿疯了不成?她怎么敢真的伤了蔡家少爷?”
 
“你们府上五姑娘也真够厉害的,”易夫人故作吃惊道:“寻常女子哪有这个胆子啊。伤了蔡家小少爷,两位老爷日后不是在朝中多几个交情不好的同僚了?”
 
这话却是说到任婉云和陈若秋心里去了。她们之前想着也就沈妙出出丑的事,谁知道沈妙非但没出丑,还伤了蔡霖。若是蔡家因此对沈府有多诟病,蔡家走文臣的路子,得罪了蔡家,沈贵和沈万两兄弟还怎么能落着个好?一想到这里,任婉云便焦急的不得了,恨不得立刻压着沈妙去从蔡家道歉。她正要大声呼喊制止沈妙的行为,却被陈若秋一把按住了手。
 
“妹妹,你这是做什么?”任婉云不悦道:“眼睁睁的看五姐儿闯祸不成?回头老爷问起来,谁担得起这个责任?”
 
陈若秋简直要对这个二嫂拜服了。她出身比任婉云高贵些,又自诩是书香世家。最不屑于那么流于世俗的动作,自然瞧不上任婉云难登大雅之堂的想法。她道:“二嫂想的不错,可方才也听到,连豫亲王爷也发话了,否则你以为蔡老爷为何到现在都不发话,只眼睁睁的瞧着自己儿子受伤?二嫂就算说话,这里做的了主吗?倒不如静观其变,若是问起来,只当是小孩子间的玩闹。”
 
“难不成就看着不成?”任婉云心知陈若秋说的有理,却还是忍不住担心:“若是五姐儿下手没个轻重,惹出大祸怎么办?生死状是一回事,可定京城的流言还是一回事呢。”
 
“怕什么,你没瞧见刚才五姐儿的出手?”陈若秋笑道:“她分明就是会拉弓的,只是故意给蔡家小子下脸子罢了,这是在故意报复呢。不过她也应当知道分寸厉害,否则就不只是擦伤脸颊那么简单了。”陈若秋叹息一声:“总归人也是得罪了,既然如此,就顺其自然吧,五姐儿若是真的下手狠了,只怕日后也要担一个凶残狠毒的名声。”
 
她们妯娌的话一字不落的落在沈清沈玥两姐妹耳中。她们年纪尚小,尚且不懂官场上的事情,只听到了最后一句。沈玥看着台上长衣宽袖的沈妙,今日她镇定自若,大出风头,实在是惹人厌烦的很。她想着,若是沈妙真的将蔡霖射死了就好了,那么沈妙背上一条人命,这么狠毒的人,日后谁人敢娶,谁人敢近?
 
现在这样的擦伤,也仅仅只是厉害,而非狠毒而已。
 
越是这样想,沈玥的眼中越是闪过一些亮晶晶的东西。这样一心为她去为难沈妙的蔡霖的安危,早已被她抛之脑后,甚至希望蔡霖用自己的一条性命成全沈妙的恶名。
 
台下人虽然议论纷纷,却碍于豫亲王的脸面,皆是不敢出声,就是蔡家夫妇,此刻心急如焚,也只得看着自己儿子站在台上成为箭靶子。
 
“沈妙,你到底要如何?”连着两支箭矢都擦伤脸颊,整个脸火辣辣的疼,蔡霖对沈妙除了愤怒之外,还有一丝恐惧。他突然发现,沈妙并没有什么是不敢的,她分明就是个疯子,她什么都敢做!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积分换礼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